安徽合肥:小姨子滥刷姐夫“黄山卡”被指腐败 - 社会 - 徐州资讯网
安徽合肥:小姨子滥刷姐夫“黄山卡”被指腐败
2018-06-28 09:41:52 来源:华夏新闻周刊
1
听新闻

廖小军手里有一张省直机关行政单位享受住院保健待遇人员公费医疗卡智能卡,这种卡因为上面印有黄山松被简称为“黄山卡”,只有厅以上干部才能持有的“黄山卡”在有病的时候可以刷卡取药和住院,而在廖小军手里,“黄山卡”不但能供全家人免费用药,而且她还能“刷出”牙膏、洗发水、玉兰油、蜂蜜和橄榄油,简直就是万能卡。

从营业员到出纳兼会计

廖小军原本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人物,她原来是合肥市城隍庙的一家大集体单位的营业员,由于其母亲曾在安徽省政协担任财会部门的领导,廖小军在母亲的运作下,从一名营业员摇身一变变成了安徽省政协机关的一名出纳兼会计。

IMG_20180621_153223

安徽省省直机关公费医疗卡,人称“黄山卡”

在合肥期间,一位知情人向本网透露了一下内幕……

由于“工作需要”,廖小军于1990年借调到安徽省政协机关劳动服务公司,在其母亲的运作下,廖小军从关劳动服务公司被借用到机关门诊部干出纳兼会计工作。

刚进入机关的前几年,廖小军就利用出纳兼会计的便利,在没有经过领导同意的情况下,擅自为自己购买企业养老保险 。

“借调”的日子过久了,廖小军总觉得有些低人一头,俗话说的好,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廖小军也想和其他的政协工作人员一样成为有编制的正式人员。为此,最近几年她多次要求列入门诊部正式事业编制人员,部门领导曾多次向机关反映她的要求。机关领导及人事处与也与安徽省人社厅联系和沟通,廖小军姐夫李宏鸣多次找到安徽省人社厅主要领导“沟通”,人社厅为此还为廖小军的身份转换的问题专门召开会议研究,但终因人事部门对企业职工的身份转变有一整套的管理制度,廖小军因此未能如愿。

安徽省政协的有关部门分别于2011年底、2014年5月15日,向廖小军传达了省人社厅对她职工身份无法改变的答复。

2006年机关劳动服务公司撤销,廖小军与同类人员一样编制转到了机关印刷厂。2016年机关印刷厂改制,同期调入的企业人员都参加改制,而廖小军在李宏鸣的关照下,作为特殊人员,没有参加改制,成为省政协机关唯一一位具有双重身份待遇的职工。

因廖小军的身份无法改变,成了她心头的一块病根,她开始怨天尤人,误认为有人从中作梗,于是把情绪发泄到工作之中。

2013年底,根据安徽省审计厅审计意见,门诊部出纳兼会计不符合财会制度,同时也由于工作需要,机关领导同意对门诊部财会人员进行调整。根据财务制度规定,机关从相关部门安排一名会计兼任门诊部主办会计,廖小军为此大为不满,多方刁难,不配合工作,致使会计无法正常工作,2个月后离职。

滥刷姐夫“黄山卡”

图二李宏鸣小姨子廖小军用黄山卡消费单据

李宏鸣小姨子廖小军用黄山卡消费单据

廖小军用李宏鸣的黄山卡消费的部分清单

廖小军的姐夫叫李宏鸣,是位厅级干部。李宏鸣和安徽省直机关的其他厅以上干部一样,也有一张黄山卡,但谁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李宏鸣的”黄山卡”会由其小姨子廖小军掌管。身为财务出纳兼会计,在单位里不是等闲之辈,经常拿着姐夫的“黄山卡”炫耀,把姐夫的这张“黄山卡”玩的淋漓尽致。从刷牙膏、洗发水、玉兰油到蜂蜜和橄榄油,只要你能想到的生活用品,廖小军都可以用这张卡刷出来,更有甚者,廖小军还用黄山卡为自己的同学做理疗刷单。

舆论网在合肥采访期间,一位老干部私下对舆论网说:听说过医保部门在对一些医保定点医院检查时发现,类似女儿借用父亲的医保卡看病,儿子拿着自己的医保卡给母亲配药的情况时有发生。你说的小姨子借用姐夫的黄山卡刷牙膏、蜂蜜等生活用品,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如果是用这个卡去刷药治病,尚情有可原,但用与刷生活用品,实在是变了味了,这就是腐败,纪委应该查一查了。

据媒体报道,浙江诸暨市一对母女,因为刷了爸爸的社保卡,结果竟双双获刑,因欺诈罪被分别判了刑!如果按照这个标准,这个廖小军和姐夫哥已经触犯了刑律了,不过人家姐夫是高级干部,而且在要害部门工作,你就是曝光了,最终一定也是查无结果。

工作屡屡出错 破坏设备

根据廖小军一贯工作表现,组织上认为她不适合做财务工作,如:、2013年7月、2014年1月分别连续几天不给省(厅)级保健对象、机关干部职工和杜会病员记账或收费,这其中包括许多政协的老领导因此造成了极坏的影响。政协的一位知情人对本网说。

而另外一起则涉及到了税务部门。因为廖小军负责财务工作,没有按照规定在2014年7月1日至9月3日规定的时间内办理纳税申报,因此省政协门诊部被安徽省地税局开出罚款单,给省政协门诊部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2014年上半年,廖小军还将省政协一位领导的保健卡多记账支出39万元。

对于领导的批评,廖小军置若罔闻,不但不改正错误而且变本加厉,在错误的路上渐渐远行。

2013年12月,廖小军在办公电脑上动手脚,甚至将贮存在电脑里的部门预算原始数据全部删除。

2014年11月,廖小军 “丢失”由其保管使用的财务软件用的“加密狗”,门诊部为此更换设备而损失9000余元。

2015年1月14、19日,廖小军连续多次拉闸停电,导致门诊部工作瘫痪。她为了发泄心中的不满,曾还多次用异物堵塞财务及办公室的门锁。

IMG_20180627_162620

廖小军为了发泄不满,多次用异物堵塞财务及办公室的门锁,造成门锁报废。

安徽省政协考虑到廖小军已经在省政协工作长达20多年的实际情况,仍将其安排到门诊部楼下的综合科室担任收费员,否则就给予辞退。但廖小军拒不服从,也不交接工作,有关部门责令其交接,廖小军方才勉强予以交接,但其仍拒绝到新岗位工作。

廖小军认为是部门负责人对其使拌子,为此召集家人将部门负责人堵在办公室达5个小时之久,直至110出警,晚上近9点钟部门负责人才得以脱身。

2015年2月12日,廖小军在公众场合殴打部门负责人,伤情经省医诊断为“脑外伤综合症”。

此时,廖小军的姐夫李宏鸣出面了,找到了时任省政协主要领导为廖小军说清,政协的领导给了廖小军姐夫很大的面子,撤销了政协机关党组的决定,恢复了廖小军原来的出纳兼会计的工作。

廖小军称自己认为调令被政协档案管理人员搞掉了。

目前,廖小军没有履行从企业到事业单位的手续,却进了财政供养人员的工资库,她不但享受财政供养,还利用自己会计兼出纳职务上的便利,为自己购买企业的养老保险。不管是企业还是事业,只要有好处她都享受。

李宏鸣其人

每当廖小军遇到难题,她的姐夫只要一出面就能逢凶化吉,而且一路绿灯。

文章写道这里,网友也许会问,廖小军的姐夫李宏鸣是何方神圣?

李宏鸣曾担任过许多地市级领导,最近卸任徽商银行董事长,有人对李宏鸣在徽商银行的工作情况用合肥的一句话来形容,那是“一逼吊糟”。到底有多糟,经济导报有报道:中静集团董事长高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徽商银行(董事长李宏鸣)董事会办公室以徽商银行名义向与中静集团旗下公司有合作的金融机构发出函件,通过种种方式方法,希望影响它们的资金链稳定性。大幅降低分红的主要原因之一,也是为了打压中静集团。徽商银行公司治理存在问题,包括董事会超期服役、财务负责人任命未经人事提名委批准、董办随意修改董事会专门委员会已经达成一致的意见等。然而,徽商银行又不愿纠正混乱,甚至发展成内部人控制。

高央最后称,“中静与徽商银行董事会没有分歧,我们只与徽商银行董事长有分歧。”

公开资料显示,李宏鸣曾长期任职于党政系统。因而,其作为徽商银行董事长的任职资格备受质疑。根据银监会规定,拟任城市商业银行董事长、副董事长,应当具有本科以上学历,从事金融工作6年以上,或从事相关经济工作10年以上(其中从事金融工作3年以上)。

2017年12月,徽商银行发布公告称,董事长李宏鸣因工作变动辞去职务,由行长吴学民接任。

据悉,被称之为“官商两道不倒翁”的李宏鸣目前已经到安徽省人大走马上任,职务是农业与农村委员会主任委员。(文/李新德)

作者简介

中国舆论监督网创办人。2004年6月10日,发表“下跪的副市长——山东济宁市副市长李信丑行录”一文(李信被判无期徒刑),掀开了中国网络反腐的序幕,并发表“安徽霍邱公安局副政委黄健抓老鸨给钱放人”一文(此案被中央政法委通报,黄健被判8年有期徒刑)。更多的介绍见新浪人物:《李新德:民间舆论监督第一人》和中国青年报“冰点人物”《他们最害怕光》。

原文:http://www.hxzht.com/news/2018/redian_0628/441.html

责编:admin